慕容冲,薄饼,不可能完成的任务-好习惯学习社区,为学习铺平道路

频道:国内时事 日期: 浏览:217

新学期行将开端,台湾新课纲从南一版到龙腾版的高中前史教材,连续呈现所谓的“台湾主权未结论”,令人惊心,更教人痛心。对此,台湾《中时电子报》宣告社论指出,此举不只违逆学界干流定见,罔顾《开罗宣言》等4份前史文件的法理现实,更暴露民进党当局妄图歪曲“国家认同”,想“独”而不敢“独”,却又透过前史讲义进行变相政治洗脑的“阳谋”。

谈论摘编如下:

“台湾主权未结论”在学界与政界早就不是一个新鲜的论题。问题在于,这个学术上能够评论研讨,甚至在政治上也能操作激荡的议题或论题,并不适合、更不该该成为基本教育的“国史”教材,台当局更不能以“学术自在”为由,让相异且敌对的观念“多元并陈”,制作紊乱对立的“国家认同”!

“台湾主权归属我国”这一前史现实的法理证明其实现已十分充沛,从1943年11月的《开罗宣言》、1945年7月的《波茨坦宣言》,到1945年8月日本天皇宣告屈服的《降伏文书》、1951年的《旧金山合约》、1952年的《中日和约》,都有清楚合理的现实逻辑,材料也适当详实充沛,一查便知。

尽管上述教科书引用了某些对有关宣言有效性的质疑,或许由英、美等国在二战后声称“台湾位置不决”来为其论说护航,但这些若不是尚缺少更有力的法理证明,便是源自于西方国家面临其时我国割裂,依据本身战略利益考量下的建议,如此世界强权政治的说法逻辑,又怎能作为之后台湾位置的首要法理依据?

更不容混杂且有必要厘清的盲点是,前史教育不完全等于“前史研讨”。国家的前史教育根底在于中小学,先贤有云“欲亡其国必先灭其史”,国史教育的奠基攸关国家存亡命脉。国史教育下的学生当然可有多元敞开的思辨评论,但正确的前史认知与国家认同是最重要的,光明磊落的国史教育建议“台湾归于我国”是不移至理的,不然台湾当局的法理正当性也会化为乌有!

关于国史的学术研讨,包含各种贰言、发掘、判读、剖析等层面,则是让大学生、学者做进一步的评论与思辨,让前史的材料与观念更充分。现实上,像“台湾位置未结论”在台湾的中小学原本就能看得到、也能够自在评论,不会遭到任何的制止,差别只在此一观点不该成为中学教科书里的建议。

新课纲的教科书是把“台湾位置未结论”设为标题,《开罗》等两宣言放在注解,且以为其不具效能,两者份量底子不成比例,态度已不言可喻。当被问到几个重要前史文件为何表述如此之少,出版社竟说这是要“让学生自己去查,然后构成自己的前史认同”,这无异是台当局主导课纲方向,把职责推给课纲编撰者,课纲编撰者再推给出版社,如此装糊涂踢皮球,耍弄的却是芳华学子们的国家认同,几乎荒唐备至!

热门
最新
推荐
标签